胡律师:13306647218

资本并购什么意思【基石资本并购新玩法】

时间:2021-08-03 08:24:09

基石资本并购新玩法 “控股式收购”布局高端制造业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报 记者 王雅洁 是中国资产管理行业沉浮10多年的张维,其基础资本在控股收购的道路上大步前进。

始于2001年的基础资本是中国最早的创业投资机构之一。 迄今为止,基础资本管理了VC、PE、定向增发、并购等类型的投资基金40多只,理财规模达到450亿元。

作为盘石资本董事长,张维开始细分考虑自己公司的VC投资、PE投资、控股收购的区别。

12月14日,他向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公司成立之初,我们没有严格区分这些投资方式。 目前,随着产业发展和资本规模的扩大,未来市场上资本方将成为主角,预计将有越来越多的机会建立新的管理运营团队来操纵并购。 ”

张维所说的“资本方为主角”的收购模式是控股收购。 与欧洲等发达国家相比,中国控股并购案例不密集,相当数量的民间投资机构仍在探索、展望中。

一位PE投资者据经济观察报称,过去国资操纵控股收购的案例远远多于人民。 但是,经过多年的市场化发展,民间资本在控股收购方面越来越活跃。

张维对经济观察报称,下一步,基础资本将继续探索控股并购的市场机会,尤其是对先进制造业、医药行业、海外业务等行业的并购式并购充满期待。 例如新能源汽车行业、集成电路、人工智能行业等,都进入了基础资本的焦点范围。

为什么要收购控股公司?

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选择控股公司的收购路径?

张维认为,从国内资本市场的发展历程来看,国内第一家PE机构的第一阶段几乎都向成长性投资倾斜。 也就是说,企业在发展较早的中期,收入和利润快速增长时,国内PE机构此时进行投资,达到IPO上市标准后,通过独立IPO上市退出,从而受益。

但是,在IPO加速、“面粉比面包贵”的情况下,基石资本所代表的国内一线PE机构也发展到了2.0级。 也就是说,进行控股收购,通过企业的扩张性发展得到更好的利益。

目前,我国经济增速放缓,许多行业盈利能力下降,需要通过行业整合来获得增长,整合并购时机正式到来。 以海外投资机构为例,张维表示,20世纪80年代,例如美国KKR (世界历史最悠久的私募股权投资机构之一)以250亿美元收购纳贝斯克,成为历史上最大的杠杆收购案例。

基于此,基础资本将控股型并购的重点放在了行业研究和管理团队的构建上。

在盘石资本的团队合作伙伴眼中,持股并购可以发挥最大的价值创造,发挥投资团队的正面效应,同时通过资源整合、后续配套服务,将更多优质企业出口到市场。

从领域来看,基础资本在前期增长型投资阶段,主要关注新能源汽车,包括上游原材料企业的蓝科锂业、BMS科列技术和电机电控。 ”

除了这些,基础资本广泛配置在娱乐行业,张维认为这个行业也同样有广阔的发展空间。 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目前,基础资本在该行业的投资包括已实现上市的三六五网、幸福蓝海、丝绸之路视觉、原力动画、美国未媒体等。

在医疗健康领域,基础资本目前配置了医药研发、医疗器械企业德展健康、开封制药、迈瑞医疗三大平台型公司。

张维表示,医疗健康市场是一个需求不断、持续释放、基本无周期的市场。 中国的迅速老龄化带来了刚性医疗需求的大幅增加。 》他对医疗健康市场、包括医药流通领域的市场前景的判断很快出现在实际案例中。 截至目前,基础资本已经为控股收购的全亿健康投入了20亿元。

最大难点在于“人”

2016年6月,基石资本迎来转折点。

基石资本管理合作伙伴、全亿健康理事长徐伟说:“经过长期行业跟踪研究和持续探讨,去年6月,与基石资本合作,与在医药连锁领域拥有丰富经验的吴兴华达成协议,迅速做出决策,首先成立了全亿健康这家公司。 最初基石资本投资9.7亿元,吴兴华也出资。” 至此,基石资本成为医药流通领域控股并购的首张单曲。

你为什么选择收购全亿健康控股公司?

张维说,原因很简单,不控股就不能影响企业的经营管理。 光靠资本参与投资不能调整管理企业的经营团队。 只有通过控股方式,才能实现有效的集约化经营。

对于盘石资本来说,目前探索的控股并购案例中,最大的难点仍在于经营团队的构建,即“人”。

那么,在这次控股收购的过程中,为什么选择吴兴华呢?

据《经济观察报》记者介绍,吴兴华曾任“药店第一股”海王星辰首席执行官,后创业移动医疗项目价值药店,探索互联网时代药店服务框架。 张维表示,几年前,基石资本曾通过参股方式投资吴兴华某创业公司,经过多年磨合,吴兴华顺利成为基石资本此次控股收购的合作者。

对投资机构来说,最重要的是专注于重要的项目,投资不要过于分散,在众所周知的行业和领域精耕细作。 同时,要对行业进行深入研究,并在此基础上继续推进横向整合并购。

徐伟还认为,控股收购对资本方的挑战非常大,特别是组建管理团队时,需要投入大量精力。 资本方和被投资方的理念需要一致。

张维表示,2018年全亿健康的目标是提高经营质量向上游的联合生产,提高药店整体效益。 长期来看,经济发达、人口密集、人均消费水平高的地区持续扩大,目前这些地区没有大的医药零售企业。

2016年,全亿健康收购江苏南通济生堂、浙江温州一正药店、江苏常州恒泰医药连锁企业等零售药店。 2017年,全亿健康相继收购温州叶同仁、常州中诚药店等药店,近期收购四川巴中怡和药业、成都芙蓉大药店、宜宾天天康、成都乐源堂、成都宁丰堂5家连锁药店。

据基石资本内部数据统计,截至目前,全亿健康累计耗资50亿元进行全国并购。 2017年,全亿健康的全国销售额超过60亿元,预计2018年将超过80亿元,在这个销售额上,全亿健康也跻身医药零售企业之首。

未来布局

下一步,基础资本将关注汽车等先进制造业的控股型并购机会。 特别是先进制造业和海外并购业务等的并购式并购。

从先进制造业的角度来看,张维认为,目前我国制造业发展蓬勃,特别是集成电路行业、新能源汽车行业,“核心少画面少”是我国制造业的痛点。 张维表示,目前中国已大规模投入芯片行业,芯片进口额超过石油,成为第一大进口商品,全年总额超过2000亿美元,未来以芯片为代表的中国集成电路市场前景看好。

在新能源汽车行业的并购中,基础资本在2012年探索了增长型投资的道路。 那一年,基础资本投资于新能源汽车上游碳酸锂企业——蓝科锂业。 但张维表示,当时他看到这家公司在新能源方面的应用领域不包括新能源汽车。

他说:“创始团队拥有研发技术,但量产能力不足。 我们刚投资蓝科锂业的时候,碳酸锂市值3万元一吨,现在的价格上涨到了20万元一吨,但是公司的生产成本维持在不到1吨一万元。 当时,光是用于数字产品就好像有很大的空间。 ”

张维预计,人工智能加新能源汽车将成为未来的趋势。 从长期投资来说,新能源汽车是汽车的一个类型,需要通过搭载人工智能来实现自动驾驶的基础服务。

2017年3月,基础资本向商汤科技投资4000万美元,后者宣布将于今年7月完成4.40亿美元的B轮融资,创下全球人工智能领域单一融资最高纪录。 张维表示,商汤科技拥有多种基础技术和算法,目前该公司主要依靠人脸识别技术。

目前,搭载商汤科技人工智能技术的手机已经超过1亿台。 张维表示,商汤科技将在无人驾驶、智能医疗、深度学习芯片、增强现实平台等方面开拓更多的技术应用场景。 在无人驾驶领域,商汤科技可以与新能源汽车相结合,为后者提供基础技术服务。

除先进制造业外,基础资本在海外收购领域展开新配置。

2017年9月,基础资本重点投资布局的国内机器人领军企业埃菲特收购欧洲知名汽车装备和机器人系统集成商W.F.C集团,在意大利、波兰、巴西和印度分别设有4个主要子公司和生产基地。 年销售收入折合10亿元,是菲亚特克莱斯勒、大众、雷诺、通用汽车等多家知名整车生产企业的一级

张维表示,海外品牌消费企业也有很好的收购机构。 以品牌消费行业为例,国外已有许多成熟的消费型品牌企业,在世界范围内品牌知名度较高,但海外市场趋于饱和。 另一方面,中方市场仍在加速扩张,中国“中层阶级”目前人口可达2亿,如此庞大的人口基数对应1万亿格的消费市场,中国中层不满足现有的消费服务,需要更加精细的消费体验。

他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说:“控股收购海外这种类型的企业,是接纳国内消费群体的好切入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