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律师:13306647218

lv都并购了什么(LV恶意并购爱马仕)

时间:2021-08-02 05:59:11

今天,说起资本市场的战争,其实资本市场的恶意收购战有很多经典案例,但今天所说的LVMH恶意收购爱马仕,中文媒体几乎无法明说。 LVMH是LOUIS VUITTON的母公司,其中也有和Dior的纠纷。 那么,让我们来回顾一下像这部小说一样的故事吧

Herms最先以马具开始。 汽车工业时代马车被取代,Herms脱胎为皮革包。 其质量和工匠精神始于那家公司的硬性管理。 所有产品完成时,都要经过严格的质量检查,刻上工匠的名字和完成日期。 因此,所有的产品都以工匠的名声为赌注。 他们在制造过程中对质量的把握,当然和自己的评价一样重要

另一方面,LOUIS VUITTON家喻户晓,其母公司为LVMH,全名为Louis Vuitton Mot Hennessy。 现在是世界奢侈品集团Top1。 根据德勤的报告,其规模比第2位到第4位加起来还要多,从名字上可以看出是lv和轩尼诗合并而成的,Cline、Givenchy、Fendi、Loewe、Bvlgari、Christian Dior等

1984年,LV的销售额增加到1亿4300万美元,用198年的1亿4000万美元就可以买下几个国家了。 驴的利润率也达到403354和竞争对手的几乎两倍。 中天一样的LV将展开全球扩张,为全球扩张计划融资。 当时的集团主席拉卡蜜儿卖掉了在自己公司的股票,与轩尼诗合并成立了LVMH集团。 这次,拉卡米耶出卖了自己的支配权,为今后另一个宏图伟业埋下了伏笔

此时,西边来了一位年轻人,这一期的主角也是——阿尔诺。 他正在经历人生的低谷,刚结束在房地产开发企业几年失败的时间,他就辞职了,打算拿着自己的积蓄回巴黎,在奢侈品行业赌一把

他收购了当时作为Dior大股东的博萨克集团(Boussac ),自己成为了Dior的大股东,但由于能力有限,还不能完全收购Dior,但这个目标一直埋在心里,埋在这里

阿尔诺学习了当时LV集团主席拉卡米耶的垂直化战略,帮助公司将产品制造和质量管理提高到奢侈品标准。 另外,市场营销由总部直接管理,Dior发生了各种各样的市场营销事件。 另一方面,阿尔诺用各种方法挖掘其他品牌设计师,Dior的销售额和市场占有量一下子上升了,但这并不能满足他的野心

1988年,LVMH管理层内部发生矛盾,主席拉卡米耶陷入集体权力争夺战。 这时,阿尔诺看到机会开始行动。 阿尔诺承诺帮助拉卡米耶,一方面提供资金以保护拉卡米耶在LVMH的地位,另一方面与拉卡米的竞争对手秘密收购LVMH集团的股份,最终这个dior品牌的大股东阿尔诺持有LVMH的大量股份。 此外,他在争夺战中造福各级管理层和股东,得到其他派系的支持,阿尔诺自己登上了LVMH集团主席的宝座

之后,他调整管理层代替自己人,同时整顿公司,保证质量和现有品牌的销售额,继续进行全球扩张和侵略性收购,此前阿尔诺完成了LVMH的统一大业

阿尔诺开始着手自己更大的蓝图,1999年LVMH恶意收购Gucci,多亏了当时的PPR (现在的开云集团)作为白衣骑士和Gucci的破釜沉舟,得以幸免

也就是说,白衣骑士是恶意收购的普遍策略,在目标公司遭受敌对收购袭击时,主动寻找第三方即所谓“白衣骑士”实际购买,引发第三方与恶意收购者竞争的事态。 例如,腾讯作为白衣骑士帮助育碧打击威望迪的恶意收购,公司管理层本身也可以成为“白衣骑士”。 这就是管理层的收购

回到阿尔诺和他的LVMH身边,他把目光投向了奢侈品行业的小仙女——爱马仕,一个没有资本污染的奢侈品品牌

懂奢侈品的学生都知道。 在时尚界的品牌鄙视链中,爱马仕拥有鄙视链的绝对统治地位。 LV不能和那个相比。 从产品的售价也可以看出,两家公司也不是同一水平

LVMH对高贵的爱马仕垂涎已久。 当然,从资本的角度来看,每个品牌、公司都有明确的标价,资本圈也不会像时尚圈那样对某个品牌抱有特别的爱情

但是,资本知道,要获得更大的利润,就要求全面覆盖自己的产品线,但那时的LVMH缺少一个这样的头部精品

2010年10月,LVMH通过复杂的方法,即equity swap换股合同,悄然在股市以14亿2010万欧元的价格获得了Herms 17.1 %的股份,成为除herms家族外的第二大股东。 这个操作在当时是狡猾和隐蔽的

今天也降维到幼儿园水平告诉大家。 赌,期权,交换,前几天给你们翻译成白话。 这个你们不能理解的equity swap,其实LVMH和三家投行分别在打赌。 例如,我答应10月22日。 到期的爱马仕股票达到某个价位后,我将从投行手里买入以前说过规模的股票。 如果送不到的话,那将支付给投行作为赔偿。 这对投行能稳定盈利

请考虑一下。 例如,假设现在爱马仕的股价为100欧元,你用100万买了爱马仕的1万股。 突然,有个b找到了你,下星期一,如果他要涨到120欧元,我就全部买下。 如果不涨的话,我会赔你十万欧元

那对你来说,你拿着股票每天在家躺着。 不管下周一的股票是多少,只要能涨到120欧元,他就会买下你所有的1万股。 你的成本是100欧元,每股20欧元,你就有20万美元。 如果下周不到120欧元,比如到了119欧元,他会直接赔偿你10万欧元。 你是白嫖,股价会有10万美元。如果从100掉到90,他也会给你10万。 你在股票上损失了10万,再加上这个白嫖的10万,就等于不赚钱不亏损,有天然的保证

所以,投行特别愿意和他打赌。 雷诺也不是笨蛋。 为什么要和投行打这么多赌? 实际上,美联储是以赌股价为幌子,避开监管,不直接从二级市场买入股票,但可以偷偷买入的手段。 LVMH利用这个漏洞,与三家投行签订了对赌协议,并用现金结算。 据法国AMF称,相当于我们的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这并不违反。

整个流程是这样的。 2008年上半年,LVMH在二级市场买入了4.9%的爱马仕股票。 二级市场是普通的投资者。 例如,持有10万美元,注册证券账户就可以进入买卖股票的市场。 为什么买了4.9%? 因为AMF决定如果超过5%就报告,如果低于5%就不使用。 偷偷进入村子,别开枪

2008年下半年,LVMH相继与3家公司签署了股价对赌协议。 在刚才提到的equity swap上,目标规模为爱马仕17.1%的股份,2009年与各种暗中持有爱马仕股份的人勾结,但真的不敢买。 因为买的话会超过5%。

2010年10月22日,其中equity swap对赌合同到期,一只500万股,另一只480万股,LVMH从两个投行手里买入980万股。

2010年10月23日,也就是对赌协议生效的第二天,LVMH立即向AMF通报,在市场上获得消息,引起骚动,市场直接破裂,一个叫阿尔诺的人再次在资本圈点燃。

2010年10月24日,另一票对赌合同到期,至300万股。 这样,这三票的equity swap赌注一共让LVMH买入爱马仕17.1%的股票,再加上LVMH以前偷偷买入的4.92%,一共22.02%

爱马仕家族的人这三天完全在恐惧和震惊中度过。 虽然家族共有70%的股份,但这些股份分散在家族200多个成员手中,没有人作为一个人拥有5%以上的股份

所以,LVMH已经是最大股东。 如果他找其他小股东各个击破,一点点收购更多股份,爱马仕就保不住了,痛定思痛,爱马仕家族发起了对抗LVMH的反击战。

2010年12月的一天,52个爱马仕家族在巴黎举行了秘密会议。 这个会议严格到连手机都拿不动。 经过多次交流,各家庭成员最终选择放弃自己的个人利益,团结起来保护爱马仕。 会议上,成员们决定以严格的股权管理方式锁定公司50.2%的股份,形成——h51控股公司。 而且规定了这部分股票不允许在今后20年内出售。 一般来说,这种特殊托管由家族信托主导,投行设计框架,成立公司。 我不说具体内容

就是爱马仕50.2%的股票加上20年的锁定期禁止出售。 因此,当阿尔诺领导的LVMH在20年内永远买不到这50.2%的股票,剩下的12.5%没有纳入H51的股票也规定出售时,爱马仕家族的主机基金有优先购买权,由LVMH购买。

在这个狂热地购买爱马仕股票的时间里。 股价比一年前上涨了70%,爱马仕发起反击战后,股价下跌了20多个百分点。 这也是当时资本市场的奇观,同时爱马仕也开始利用监管部门和法律来维护自己的控制权,2013年,在经过一系列监管调查,经历了各种刑事诉讼和民事诉讼后,双方最终达成和解协议。

AMF因违反公开披露原则,向LVMH集团判处800万欧元罚款

这笔钱其实只是象征性的,未来5年内LVMH将无法购买爱马仕的任何股份,法院裁决LVMH集团已经持有的爱马仕23%的股份将降至8%

但是,LVMH集团通过该股获利约38亿欧元,对阿尔诺来说,既然收购失败,就意味着向爱马仕赔偿800万欧元,毕竟在这个过程中已经赚了几十亿美元

但是,阿尔诺的野心没有受到失败的打击。 还记得他还是Dior大股东时的梦想吗? 就是完全收购Dior。 2017年他做到了。 而且,他巧妙地使用了当时爱马仕剩下的股票。 阿尔诺家族将以121亿欧元收购少数股东持有的Dior剩余的26%的股份,阿尔诺家族将支付每股172欧元的现金和0.192股爱马仕股份

很多人认为爱马仕战胜了LVMH,但后者还是给爱马仕带来了很多负面影响。 特别是在产品设计、质量、商业化方面,爱马仕没有以前那么单纯了,但我倒觉得LVMH,给了爱马仕很大的帮助。 这次恶意收购刺激了爱马仕的变革和发展,爱马仕终于允许非家族成员参加,建立了双重管理架构:

第一个层面是法律实体,负责管理公司的所有权、财务权和大的战略方向。 也有对首席执行官的否决权

第二层由爱马仕国际负责日常管理和对外合作等,而第二层爱马仕国际则可以有非家族成员参加。 即使是像爱马仕这样优秀的家族企业,也只有在被LVMH打倒的情况下,才能在管理框架和股权框架上飞跃重叠,有时强大的敌人比强大的朋友更重要

但是,此次收购战不仅是资本方面的,也是现代坚持工业化和手工艺的家族企业之间的文化之战,爱马仕自身代表了对方工艺匠精神的传承和执着追求。 正是这样的统一价值观,才能让爱马仕家族在关键时刻团结起来,得到很多援助,但这个故事还没有结束

这些尊严啊信仰啊工匠精神啊。 在资本面前是狗屎。 即使这次阿尔诺失败了,其他资本也会暗中窥探机会。 资本永恒冷酷,效率最高,资本市场的战争永不停止

为什么呢,因为资本永远睡不着

下一期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