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律师:13306647218

国内为什么并购少,中国并购市场“有鱼了”

时间:2021-07-20 17:17:45

中国并购市场“有鱼了”

中环的香港交易广场是香港金融最集中的地方。附近的天桥纵横交错,白领匆匆,西装革履,与正门喷泉旁的“太极”雕塑形成了有趣的对比。

“太极”雕塑是台湾雕塑家朱明的作品。根据艺术批评的解读,太极“单鞭而下”的风格让西方观众想起古希腊的阿尔忒弥斯宙斯铜像,产生了古今文明有趣的对话,更容易进入全球视野。

这是台湾省大师中西文化的温暖连接。

在港交所广场28楼,普米金大中华区董事长曹也是台湾人。从台湾到香港,再到上海,曹始终以中西融合的眼光投资。两年前,曹作为普米资本大中华区董事长,带领这只老牌欧洲基金的亚洲团队落户上海。在他看来,普米资本进入中国市场的时机已经想好了,中国M&A市场的池塘也逐渐丰富起来,“有一条鱼”。

中国并购市场“有鱼了”

普米资本大中华区董事长曹玉刚

入华两年:布局在市场爆发前

“说实话,2010年之前,中国实际上没有并购市场。”曹在亚洲从事基金投资超过10年。在加入普米投资之前,他是玉莲投资(前称摩根大通亚洲投资基金)的合伙人,负责该基金的大中华区业务,工作了10多年。

曹在亚洲做了很多大型的项目,包括日韩、澳洲和东南亚。然而,在他的记忆中,2010年之前,来自中国的M&A项目“非常少”。

中国并购市场“有鱼了”

根据Zero2IPO研究中心的数据,从2008年到2010年,中国M&A市场的交易总额每年只有300多亿美元。

直到2011年,在中国经济强劲发展和国家相关并购扶持政策的推动下,中国M&A市场才开始大幅增长。当年M&A交易总额达669.18亿美元。

截至2017年,中国M&A市场的交易金额已达到3680.07亿美元,平均每案资本规模约为8386.17万美元。

普米资本(Pumi Capital)是一家全球投资基金,1985年成立于欧洲,迄今已投资约380亿美元的权益资本。在亚洲,普米有十多年的运营经验。在上海之前,普米资本已经在东京、香港和首尔设立了办事处,并部署了超过36亿美元的股权资本。但直到2016年,普米资本才正式进入上海。

一直在一线工作的曹发现,十年前基金在中国很难找到合适的项目。华平投资、KKR、凯雷等全球顶级M&A基金进入中国后,基因反而“变了”,转化为风险投资。

但对于普米资本来说,其投资的核心更集中在持有并购的私募股权投资上,这样的投资机会在2010年后将逐渐在中国出现。

“这几年,我开始看到这样的中国公司。第一代企业家年纪大了,他们的90后接班人是一群非常勇敢的孩子。他们敢于对父亲说不,不愿意接管父亲的企业。因此,许多中国企业家将开始寻求与M&A基金的合作。”曹对说道。

这在十年前是不可想象的。在十年前白手起家的中国企业家眼中,M&A基金是“门口的野蛮人”。

“我现在正在看中国的项目。第一个问题会问‘老板的孩子在干什么?’”曹有趣地说,如果企业家的独生子对公司不感兴趣,有自己的生活或事业,企业家与基金交易的概率会高得多。

“过去十年,中国开始有好的M&A项目,它不再是一个没有鱼的池塘。”曹表示,从欧美的经验来看,随着经济的发展,基金将成为权益类基金当中的主力军,而中国经济如果要进一步发展,必然会走上由基金带动的企业进一步发展的道路,而我们只是处于市场爆发的初期。

“这是个做梦的行业”

作为成立33年的国际M&A基金,普米投资一直专注于大规模股权M&A之路.

“这其实是一个梦寐以求的行业。”曹向《陆家嘴》记者描述,每当我们看到一家合适的公司,我们都会帮它圆梦,想到一个美好的梦想,做很多事情来证明这个梦想是可行的。如果这个梦想不够实际,投资委员会将无情地拒绝它。

哪些企业适合做梦?

普米的策略是在长期成长性强、对周期依赖性小的行业寻找投资机会,进行持有投资。

曹介绍了普米在股权投资方面的三个标准。

一是行业优势。投资五大产业,即消费、科技、工业、医疗、金融服务。30年来,普米投资的250多个项目集中在这五大领域。

二是规模优势。投资项目规模至少要达到1.5-2亿欧元(约1.7-2.28亿美元)。“对于M&A基金来说,投资项目越大,越容易操作。”曹说,这种规模的公司一般都有自己的“免疫系统”。我们不用担心它的基本功能,只是让它更上一层楼。

三是增长优势。选择有高增长潜力的公司和有“梦想空间”的公司。

M&A基金通常有两个角色。对于陷入困境的企业,他们会充当短期救助者;对于优秀的企业来说,是一个助推器。

如何给陷入困境的企业一次梦幻冒险?

2015年,普米以2亿美元收购了易贝软件部门Magento。2018年退出时,该交易定价为16.8亿美元。随着收购后的接连投资,这笔投资给普米带来了5倍以上的回报。

然而,与可观的回报相比,曹更愿意分享的原因是,这笔投资对马根托来说是一个“圆梦”的过程。

Magento是一家全球领先的云电商技术公司,主要提供电商软件系统和企业IT解决方案方面的产品和服务。Magento业务云系统是一个先进的公有云平台,通过它可以无缝集成Magento的一系列软件产品,优化企业电商平台的运营效率、安全系数和可扩展性。

目前,Magento Business是互联网百强零售商的主要供应商,客户数量几乎是第二竞争对手的两倍;同时,Magento Business也是全球300强B2B电商平台的主要供应商。

在普米进入之前,只是易贝的一个部门濒临倒闭。

“这个部门负责为在易贝开店的顾客提供开店所需的软件,但易贝的目标是成为一个大规模的商业平台。这个部门在当时既不是公司的核心业务,也不是管理风险,所以当时就准备好了。这个部门关门了。”曹琛冈讲述了这个故事。

普米收到消息后立即联系了易贝。在普米看来,Magento不仅仅是一个软件部门,它的业务可以在全球商业平台上发展。

因此,普米以2亿美元从易贝手中接管了这个部门,并在公司原有团队的基础上将其填满。三年后,Magento真正在全球180多个国家开展业务,期间高淳资本还投资2.5亿美元,帮助其进一步拓展亚洲市场。

对于已经很优秀的公司来说,普米所看到的是通过上一段楼梯的机会。

在普米投资之前,LegalZoom已经是美国做得很好的在线法律文件服务网络,为美国的中小企业和个人提供在线法律文件服务。但在普米看来,LegalZoom的梦想可以做得更大。普米收购LegalZoom后,一方面帮助其将业务从美国拓展到全球市场,另一方面升级业务板块,加入中小企业提供的定制业务。今年项目退出时,普米的投资也获得了5倍以上的回报。

“资本寒冬”只是短暂的

进入中国两年来,曹和他的团队一直在寻找合适的项目。他们发现中国的M&A市场正在逐渐增长。虽然适合M&A大型基金普米资本的项目不多,但也有一些可及的目标。

同时,庞大的中国市场也为普米资本在亚洲的项目提供了更多的机会和想象空间。

今年,普米资本投资超过3亿欧元,持有亚洲最大、最先进的水产饲料独立生产商之一的全兴国际水产有限公司(“全兴国际水产”)50%的股权,而中国恰恰是全兴国际水产最重要的市场之一。

全兴国际水产有限公司是中国台湾省的一家水产公司,已有30多年的历史。普米资本对投资水产行业情有独钟,全兴国际水产一直是普米资本的重点。

曹指出,全兴国际水产拥有雄厚的专业技术基础、优良的海产品品种领域研发能力、丰富的区域经验以及拓展亚洲乃至全球业务的愿景,这些都使全兴国际水产成为极具吸引力的目标。

普米资本进入中国的两年,也是中国资本行业大起大落的两年。作为资深国际投资者,曹今年频频听说“资本寒冬”。但在他看来,中国的经济环境还没有到“寒冬”的底部,当前中国股权投资行业面临的寒冬困境只是行业发展过程中的一个小转折。

“其实2018年国际市场的资产价格还是很贵的。”曹指出,普米资本在过去的18个月里以不错的价格出售了许多公司,仅2018年就有两次投资退出,回报率超过5倍。

“现在中国的项目估值还是很高的。”曹指出,投资者之所以感到“资本寒冬”,只是国内“去杠杆”背景下的短期连锁反应。而且,曹指出,过去中国的股票型基金募集资金太容易,现在的“募资难”问题,只是从成熟市场的经验来看,在行业规范化过程中的一个必要调整。

对于中国的投资机会,曹认为,中国最大的优势在于愿意拥抱变化,只要有增长和变化的空间,就会有机会。

在多年的投资经历中,曹也深刻感受到了保持敏锐的投资变化和趋势的重要性。

早年,曹曾做过一个收购新加坡黄页公司的案例,上市退出后获得了三倍的回报。受此成功案例的启发,2007年新西兰黄页公司出售时,曹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新加坡就有一个案例,成功的案例是可以复制的。

但是曹琛刚和很多人没有想到的是,当时还不太明显的竞争对手谷歌,这么容易就把黄页业务搞得天翻地覆。

这项投资无疑以亏损告终。市场老师的教训让曹琛刚苦了很多年,也成为他未来投资的警钟。

“所以我们现在对新零售、新渠道和所有新事物都非常敏感。有时候你觉得新的竞争对手只是一个微波炉,不能威胁到烤箱的地位,但很多时候,它是一个多功能的厨房处理器。它很可能颠覆所有传统。”曹对说:

2007年,普米资本收购雨果博斯,帮助雨果博斯在消费升级的背景下,在中国拓展了1000多家自营门店,业绩也相应翻倍。

“但现在让我们再买一个品牌,尝试开店,但已经不可能了。”比如曹说,趋势和机会都是那么转瞬即逝。

曹琛刚的愿景是未来有更多的变化。

“放眼世界,中国和美国在技术和电子商务发展方面正在形成两个中心。”曹表示,基金也将在中国市场找到更多机会。

汉能投资陈红:测试2019年投资机构判断和投后增值能力|投资者

陆家嘴读者计划正在火热招聘中!

为什么中国富人热衷于建立家族信托?

鲁政委:“蝴蝶翅膀”这一说法在17年的经常账户中没有改变